免费丝瓜视频

首頁
会员中心
到顶部
到尾部
瑞安名家

東南第一筆:池志澂(上)革命孫中山、看戲梅蘭芳、寫字池雲珊

时间:2012/11/19 14:40:12  作者:免费丝瓜视频  来源:  查看:549  评论:0
內容摘要:  1929年,他以一管羊毫筆寫出的書法作品,獲得西湖博覽會書法優等獎。從此,名聲大振,馳譽東南各地。他的書法蒼勁豪放,字迹莊嚴大度,達到爐火純青,有自成體勢的境界,被譽爲“東南第一筆”。  在當時的瑞安,流行著這樣一句俗語:“革命要靠孫中山、...

東南第一筆:池志澂(上)革命孫中山、看戲梅蘭芳、寫字池雲珊

東南第一筆:池志澂(上)革命孫中山、看戲梅蘭芳、寫字池雲珊

  1929年,他以一管羊毫筆寫出的書法作品,獲得西湖博覽會書法優等獎。從此,名聲大振,馳譽東南各地。他的書法蒼勁豪放,字迹莊嚴大度,達到爐火純青,有自成體勢的境界,被譽爲“東南第一筆”。

  在當時的瑞安,流行著這樣一句俗語:“革命要靠孫中山、看戲要聽梅蘭芳、寫字要請池雲珊”。這裏所說的“池雲珊”,就是本文的主人公池志澂。

  池志澂字雲珊,晚號臥廬,瑞安城關虞池人。晚期在書法作品的落款常以“臥廬老人”自稱。

  書法家潘知山,稱其書法“源出顔魯公,入何子貞堂奧。明莊嚴大度的義理,得自成一格的深遠意境。可以說,是瑞安書法史上學顔體走出來最成功的一位書法家。”

  書畫家汪延漢,稱其“以我爲主,獨樹一幟,別開生面,奠定了其在東南書壇不可動搖的地位,爲後代提供了許多足以彌珍的寶貴墨迹。”

  近百年的光陰悠悠過去。現在,當我們再次回頭審視池志澂先生留下的大量珍翰,馬首是瞻,高山仰止,仍有一種“潇灑隨時無俗態,縱橫點筆寫豪吟”的大家風采,值得我們學習、敬仰。

  從“寶壇禅寺”的匾額題字講起

  在104國道汀田岑岐路段旁,有一塊石碑,題爲“翠陰洞摩崖題刻、寶壇禅寺由此進”。說是碑文,實際上是個指路的路牌。但它承載的說明之處“寶壇禅寺”卻是座曆史名刹,不可小觑。

  “寶壇禅寺”俗稱“寶壇寺”。據記載,寶壇寺原名寶壇院,初建于宋元祐間(1083年-1093年)。期間曾有過幾次興衰與毀建。民國四年(1915年)又曾拓建。在寺院一旁的翠陰洞洞壁,刻有宋代至民國時期20多處的名人題記、題名和題詩,其中,楷、行、篆、隸各種字體一應俱全。其刻字數量之多、作品之精、名人之衆、年代之悠久,在我市實屬鮮見。

  可見在曆史上,這裏曾是我們瑞安文化名流的聚集之處,現在當我們回溯它的曆史,依然可以浮想當年的盛況。

  市佛教協會副會長、寶壇寺現任主持釋安海法師向記者介紹,寺院門台上的“寶壇禅寺”4個大字就是書法家池志澂所書。

  釋安海法師也精于書法,他曾在中國美術學院進修過書法專業。“能爲這樣有曆史文化的寺院題字,一定是當時瑞安盛名的書法大家。”他說。

  事實上,釋安海法師的說法是有依據的。除“寶壇禅寺”這塊匾額題字之外,從池志澂現存的書法題字來看,還有市區郵電北路的敢心橋題石、德象女校石刻聯、《瓯風雜志》創刊號封面題字、溫州晏公殿巷綢布店號題石等。

  民國十八年(1929年),池志澂的書法作品獲得西湖博覽會書法優等獎。此後,他被譽爲“東南第一筆”。浙南各地的匾額、聯對、題字,求索者甚多。連瑞安俗語也講:“革命要靠孫中山、看戲要聽梅蘭芳、寫字要請池雲珊。”可見,池志澂的浙南各地的名望。

  82年前的西湖博覽會是怎樣的盛況

  民國十八年(1929年)6月6日至10月10日(當時已啓用新曆,廢除農曆),爲了紀念北伐戰爭的成功,“爭促物産之改良,謀實業之發達”,浙江省在杭州市舉辦首屆西湖博覽會。

  西湖博覽會開了中國博覽會的先河。據記載,這次博覽會耗資120萬元,曆時128天,博覽會會址面枳約5平方公裏,參觀人數有2000萬,西湖博覽會的籌備人員先後達數千人,僅杭州一地就有600多人。博覽會分設總務、場務、征集三股。內部設有評議部和執行部。此會的宗旨是:“提倡國貨,獎勵實業,振興文化。”

  正是這一宗旨打動了瑞安小縣城裏這位73歲的老人——池志澂。

  回想清光緒二十年(1894年)爆發的中日甲午戰爭,池志澂思鄉心切,從台灣回鄉,他在《全台遊記》中寫下這樣的感歎:“嗚呼,我中國自有必興之地,中國不能自興,竟爲異域人所大興,豈不痛哉!豈不惜哉!”

  時隔35年後,池志澂面對著“提倡國貨,獎勵實業,振興文化”的口號不能不心動。這是當時我國舉辦規模最大、影響最廣的一次國際博覽會,與曆史上著名的1893年美國芝加哥博覽會、1900年法國巴黎博覽會、1927年美國費城博覽會並稱爲國際性盛典。

  池志澂以一管羊毫筆寫出的條幅書法作品,一舉得獎。與他的書法齊名的還有東陽竹編、黃楊木雕等,現在看來都是十分有名的藝術品。

  茅屋三間蔽風蔽雨,布衣一老賣字賣文

  池志澂得獎之後,名聲更盛,索字求聯者衆,應接不暇。其孫池士申在《池志澂傳略》中寫道:“他從不以名家自居,有來求字者,必令其滿意而歸。他在自家門宅撰聯雲:‘扶醫濟世,賣文爲生。’”

  《池志澂傳略》中還介紹,池志澂一杆筆養活12口家人的大家庭。雖然生活清貧,但不改其樂,有詩:“柴米油鹽醬醋茶,般般都在別人家。不得不愁愁不得,憑欄依舊看梅花。”

  在瑞安相傳的故事中,與《池志澂傳略》的記載中差不多的還有,池志澂在門上貼出“賣字潤格”字條,想依此法擋住一些討字奉承之輩。他的朋友張棡(字震軒,號真叟,瑞安人,家居杜隱園,晚年自號杜隱主人。有對溫州地方史研究有明顯史料價值的《張棡日記》傳世)說此招乃:“雲老畏煩而出也,然老且窮,亦可憫矣,戲書一律調之。”

  詩曰:“安貧樂道壽耆年,一笑浮名謝執鞭。自是先生真曠達,肯容後輩薄前賢。詞源瀉峽胸無滓,妙術回春眼洗漣。老福休嗟無所用,精神長日聚毫巅。倚老何堪賣老翁,標將潤格亦圓通。黃金世界文人賤,白發生涯士路窮。一語求添嗤菜儈,百缣酬值感裴公。謀生衣食原非錯,其奈吾儒道不同。”

  池志澂曾作自嘲聯:“茅屋三間蔽風蔽雨,布衣一老賣字賣文。”

  事實上,池志澂除書法名氣遠揚之外,他在文學、史學、詩詞、楹聯、中醫諸多方面都有很高的造詣。記者找到他的《六十自壽聯》與《七十自壽聯》,兩聯寫得既有文采又妙趣橫生。兩聯感慨人生之外,抒發自己的志趣與情懷,從中可見其有很高的品位和學識修養,還具有鮮明突出的個性。現抄錄《七十自壽聯》如下:

  少年讀書,中年遊幕,末局作時醫,年年白手千金,人皆笑曰老而不;

  食尚有肉,行可乘輿,衣不妨終布,夜夜青燈一盞,我亦挨到古來稀。

  閱讀背景

  池志澂(1854——1937),清鹹豐四年(1854年)十一月十一日出生于瑞安。和孫诒澤、許苞、項廷珍稱爲“東南四筆”。字雲珊,晚號臥廬,瑞安城關虞池人。

  少時天資聰慧,博學多才,在文學、史學、書法、詩詞、楹聯、中醫諸多方面都有很高的造詣。

  清光緒二年(1876年),爲湖北藩司布政使孫衣言幕僚。孫衣言赴任江甯,他亦隨往。以後孫锵鳴在南京鍾山書院掌教,他亦前去攻讀,畢業後旅居上海。

  清光緒十八年(1892年),在台灣任撫台文案,並應台東局聘編修地方志。清光緒二十年(1894年)爆發的中日甲午戰爭前夕回瑞安,以授徒爲業。以書法會友。曾協助陳虬創辦“利濟醫學堂”,並執教中醫學。

  著有《秦淮湖舫錄》、《遊莫愁湖記》、《金陵西歸日記》、《滬遊夢影錄》、《全台遊記》等;曾主持《利濟學堂報》杭州分館;1933年,參加瓯風社,是《瓯風雜志》編輯之一。

  晚年在瑞安潑墨吟詩,爲百姓治病,口碑甚好,終年84歲。

相關評論
評論者:      驗證碼:  點擊獲取驗證碼
|
免费丝瓜视频、浙江广播电视大学瑞安学院    
Powered by